为什么不是齐国灭六国统一天下?,朅宫西宫

司马迁曾盛赞齐国:「东有琅邪、即墨之饶,南有泰山之固,西有浊河之限,北有勃海之利。」 从齐桓公「九合诸侯,一匡天下」,到齐威王「不鸣则已,一鸣惊人」;从齐国「冠带衣履天下」,到稷
admin

齐国的策略与最终亡国

战国七雄中,仅有齐国未置郡,一方面齐国的五都制大致替代了郡的职能,另一方面也是因为齐国开拓的疆土不广。究竟是什么原因限制了齐国的扩张呢?

反观秦国,在殽之战中被晋国打败后,东进无路,却能转而向西「益国十二,开地千里,遂霸西戎」,可以说秦国正是「失之东隅,收之桑榆」,虽然兵锋受挫,仍然有转变战略的余地。后来秦国在三川与山东诸国反复拉锯,也是通过南取巴蜀取得战略优势。

山东半岛位于我国东部沿海,东负海水,而无后顾之忧,西抱中原,便于逐鹿其间。西周初年,姜太公被分封在今天山东北部,方圆不过百里,四周被东夷部落包围。

总体看来,齐国的国土呈由西至东逐渐收窄的喇叭状,西部防线过长而东部缺乏纵深,一旦西部防守崩溃,齐国全境随之土崩瓦解。而且西北方向一直是齐国的软肋所在,前706年,北戎侵扰齐国,齐国难以招架,只能向郑庄公求援,其后乐毅伐齐以及秦国灭齐都是从齐国西北边境进行突破。

前663年,燕国受到山戎侵扰,齐桓公应邀击退山戎,在送齐军回国途中,燕庄公越境送到了齐国国内,而依据周代的礼制,「诸侯相送不出境」,齐国便将燕君送到的地方划给了燕国,「诸侯闻之,皆从齐」。

▲管仲

▲ 淮泗诸国

桓公只好归还土地,因此诸侯「皆信齐而欲附焉」。齐国与当时的晋、楚等强国基本没有正面冲突,向楚国问罪并缔结召陵之盟也是「不战而屈人之兵」。齐国这种厚往薄来、笼络人心的策略既可以说是一种政治智慧,也是一种受限于自身实力的妥协。

秦昭王十九年,在秦国的建议下,齐秦两国相约伐赵,两国互尊帝号,秦称「西帝」而齐称「东帝」。后来在苏秦的游说下,齐国撤去帝号,答应合纵攻秦,实际上却准备攻宋。前287年,齐国趁联军在前方时攻取宋国。

▲齐桓公雕像

春秋战国乱世中,能够幸存下来并撼动风云的诸侯,大都兴起于华夏文明的边缘地带,出身南蛮的楚国曾问鼎中原,与楚争雄的晋国和狄人为邻,秦国原本是作为西戎的屏障,而封建齐国的用意也在于镇守东夷。

▲田单(非写实画作)

建都临淄是各种因素权衡下最不坏的选择。实际上临淄以西的平原地势平坦,门户洞开,几乎无险可守。前555年,晋军兵临临淄城下,「焚郭中而去」;前284年,乐毅率领五国联军势如破竹般攻下包括临淄在内的七十余城。

司马迁曾盛赞齐国:「东有琅邪、即墨之饶,南有泰山之固,西有浊河之限,北有勃海之利。」

临淄位于西北平原与东南山地丘陵的结合处,处于国土中央,交通便利,进可控扼西北平原,退可保守山陵之间,如果转移至险要的山地中,相当于将西北平原拱手让人;迁都西境前线又不利于国家安全。

^